0538-8889199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538-8889199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00 - 18:00

页面版权归属 Copyright © 2018 泰安阳光天润化工工程有限公司  鲁ICP备18013546号-1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济二分

咨询热线:

0538-8889199

地址:山东省泰安高新区正阳门大街28号

传真:0538-8889199

Email:ygtrhggc@163.com

扫描二维码

  • 1

    1

  • 2

    2

  • 美丽焦化

    美丽焦化

>
>
>
2021年焦炭、焦煤价格回顾及2022年行情展望

新闻中心

2021年焦炭、焦煤价格回顾及2022年行情展望

分类:
行业动态
2021/12/17 09:08

      保供稳价效果显著,焦煤供应最紧张的时候已经过去,保供稳价退出后明年制约焦煤产量释放的重要因素仍是安全生产。暂停澳煤进口或将常态化,焦煤进口主要关注疫情对蒙煤进口量的影响。

      双碳政策下,焦炭新投产能节奏受到较大影响,预计明年将逐步释放,但对市场影响相对有限。作为高能耗行业,制约焦炭产量释放的最大因素在于政策性限产。

      我国钢铁行业政策重心已从去产能转为压产量,粗钢产量或将长期维持该水平,年内需求变化节奏主要受季节及政策引导,需求制约形成的负反馈也将向焦煤焦炭上游传递。

      供给改善情况下,焦煤运行中枢将下移,失去成本支撑的焦炭也将被动跟随,明年若无政策性限产,焦煤焦炭运行节奏或将由下游需求主导。

 

行情回顾

      2020年作为焦化产能置换的大年,落后产能在12月底集中淘汰,新增产能投放进度跟不上,新旧产能时间错配导致2020年底至2021年一二月焦炭供应紧缺,焦炭期货突破上市新高达到3000元/吨,现货连续十五轮提涨。3月,季节性重污染天气引发下游钢厂限产,蒙煤受疫情反复扰动,甘其毛都通关车辆持续低于100车。焦炭期货在3月底创造了2021年最低值2131元/吨。

      第二季度,供暖季结束后一部分落后产能集中淘汰,叠加中央环保督查小组进驻山西,焦企开工率大幅下滑,焦炭供给再次收缩。下游钢厂利润恢复良好,对焦炭提涨接受度较高。焦炭开启年内第二轮冲高,本轮在5月初再次达到接近3000元高点。焦煤端,由于安全生产责任纳入刑法,对煤企心里威慑力较大,企业不敢贸然超产,焦煤供应紧缺。大宗商品过快上涨引发高层关注,国常会喊话大宗商品,双焦应声下跌。

      第三季度,七一建党百年大庆,煤焦钢产业链上下游皆出现不同程度的停限产,其中焦煤最为严格,大矿基本全部停产,直到7月底还未完全恢复正常。焦炭原料极度紧缺,在焦煤带动下连连上涨,此时煤焦比连续下跌突破近年新低。焦炭虽处价格高位但被焦煤挤占利润,利润微薄。

      第四季度,动力煤增产保供效果显著,之前被充作电煤入炉的焦煤重新回流至焦化,叠加在港澳煤开放通关,蒙煤进口连创新高,焦煤基本面得到一定改善后价格回调,焦炭失去成本支撑随之下跌。焦炭端供应扰动频繁,基本面稍强于焦煤,盘面焦化利润也陆续得到修复,煤焦比震荡上行。

 

焦化产能情况

      “十三五”期间,河北、山东、江苏、河南、山西焦化(6.410, 0.12, 1.91%)行业去产能12792万吨,其中2020年去产能6522万吨。截止2021年4月底,Mysteel调研统计全国冶金焦在产产能52561万吨,其中碳化室高度4.3米及以下产能约14366万吨,5.5米及以上产能约38195万吨。从省市分布情况来看,山西省4.3米及以下的焦炉占比最高,占到了其省内焦化总产能的45%,山西省仍将是焦化产能置换目标大省。从区域分布来看,焦化产能分布愈发集中,地区分布不均,华北焦化产能占全国焦化产能46%,华南焦化产能仅占3%。从产能结构来看,独立焦化厂焦化产能占全国焦化产能61%,并以湿熄焦为主,钢厂焦化在总产能中占比39%,但以干熄焦为主。

      2021年5月底生态环境部下发《关于加强高耗能、高排放建设项目生态环境源头防控的指导意见》,提出将严格“两高”项目环评审批,推进“两高”行业减污降碳协同控制,并将碳排放影响评价纳入环境影响评价体系。能耗双控成为下半年政策重心,焦化行业作为高能耗行业,其新建项目的审批以及在建项目的手续审核难度加大,而今年恰逢焦化产能置换大年,这导致今年新增焦化项目达产时间受到不同程度的延迟,一些在建项目由于环保手续不全甚至被推空重建。

      截至今年6月底,Mysteel调研统计下半年将净新增1853万吨焦化产能,山西、内蒙及河南是产能置换主要地区。2021年3月9日,由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联合发布的《内发改环资字(2021)209号》文件,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的通知,文件指出2021年不再审批焦炭等高能耗行业新增产能项目,对已备案、已环评的新增焦化产能进行用能指标的加项审查。受此影响,今年内蒙古新投焦化产能进度一度延迟,原计划2019年-2023年将有3690万吨新增焦化产能达产,但从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仅有一家110万吨焦企出焦。2021年3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办公厅印发了《内工信冶建工字(2021)85号》文件《关于印发淘汰落后化解过剩产能计划的通知》,文件列出了2021-2023年三年内必须淘汰关停的焦企。截止今年6月底,内蒙古地区焦化在产产能约5020万吨,4.3米及以下落后产能1530万吨。综合内蒙古发布的多项文件来看,2023年之前淘汰1530万吨落后产能的目标大概率将严格执行,与此同时,为完成国家“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作为能耗大省的内蒙古,其新投焦化产能将面临重重压力。

      7月下旬中央环保检查小组进驻山西,并向山西省政府反馈检查情况,提及焦化行业能耗双控形势严峻,违规上马“两高”项目,多数新建、在建焦化项目手续不全,且部分在产焦化企业违法违规排污。山西各地方政府陆续出台焦化限产政策,除了在产产能受到影响,新投产能投产时间也大面积延后,部分焦炉甚至被推空重建。作为焦化产能置换大省,山西新投产能不及预期也严重拖累了全国进度,据Mysteel调研原预计7-8月新投产能达1041万吨,但实际投产仅360万吨。截止2021年8月底,Mysteel调研统计,2021年已淘汰焦化产能1371万吨,新增3651万吨,净新增2280万吨。

      在双碳及能耗双控大背景下,预计明年的新投产能投放也将受到影响,焦炭产能在本轮产能置换完毕后或难有继续增长空间。双碳政策除了影响新投产能,现有产能也反复受到环保检查及“以钢定焦”的限产制约。今年中央环保督查小组多次入驻各焦炭主产区,焦企限产30%-50%不等。山东延续“以钢定焦”政策,要求将2021年全省焦化产能由4600万吨压减到3300万吨左右,焦钢比降至0.4,受此政策山东焦企限产严格,截至10月,山东省累计焦炭产量2831.7万吨,同比下降 7.5%。可以预见,环保检查高频趋严、以需求制约焦炭产量、能耗双控等政策制约,仍将是明年焦炭供应主要扰动因素。

 

焦煤国内供应

      今年作为焦化投产大年,市场原本对今年焦炭供应持有宽松预期,除却“双碳”政策对现有产能及新投产能的扰动,焦煤供应紧缺也成为今年焦炭供应难以释放的核心制约因素。7月大庆之后焦煤生产迟迟未恢复常态,多地“一煤难求”,焦企提前半月支付预付款仍面临原料紧缺的局面,部分焦企因原料受限甚至难以维系正常开工。

      中国能源结构“富煤贫油少气”,已探明煤炭资源储量排世界第四,但优质炼焦煤资源稀缺。根据国土资源部统计,截止2016 年底全国保有查明炼焦煤资源量 3073 亿吨,占世界炼焦煤资源量的 23%,占全国煤炭保有查明资源储量的 19%。其中经济可采的炼焦煤储量仅有 395 亿吨,仅占炼焦煤保有查明资源储量12. 85%。在已查明的 3073亿吨炼焦煤资源量中,气煤( 不含气肥煤和1 /3 焦煤) 1405. 3亿吨,占已查明资源量的 46%,而焦煤、肥煤和瘦煤分别仅占 24%、13%和16%,且强粘结性的肥煤和焦煤比较短缺。

      国内供应方面,增产保供动力煤作为今年煤炭市场主旋律,不可避免地影响了焦煤的国内供应,晋陕蒙煤炭主产区全面落实四季度动煤保供任务,山西及内蒙分别承担5300万吨、陕西承担3900万吨动煤长协合同。动力煤最紧缺的时候,部分省份发改委发文要求配煤焦煤不入洗,直接入炉充当动煤使用,铁路运输也以动煤保供为主,焦煤请车困难。截至目前动力煤保供稳价效果显著,被充当保供的焦煤也回流焦化,炼焦煤库存回升明显。汾渭数据显示,截止11月22日,样本生产企业炼焦煤库存为506.7万吨,自去年9月下旬以来库存首次超过500万吨水平,周环比增加29万吨,较上月初大幅增加254.5万吨;样本下游企业炼焦煤库存量为900.2万吨,周环比减少7.3万吨,较上月初减少1.1万吨。炼焦煤库存在历史低位徘徊近一年后,终于回归“正轨”。

      今年煤炭供应极度紧缺,除却疫情扰动,最大的影响因素无疑是异常严格的查超限产政策。今年3月1日开始,正式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规定:对未发生生产事故,但存现实危险的违法行为提出追究刑事责任。安全生产责任首次纳入法律,对煤矿企业造成巨大心理威慑力,今年煤价直线上涨的情况下,也难有企业贸然超产。

      煤矿安全事故频发,瞒报、迟报现象严重,国家安全部门加严安全检查力度,安全事故导致的大范围停限产时有发生。比如煤矿第一大省山西省,1-10月份,山西省煤矿发生生产安全死亡事故8起,死亡11人,同比减少3起、9人,分别下降27.27%和45%。但企业迟报、瞒报事故现象严重。前10月发生的8起事故有6起属于迟、瞒报事故。迟、瞒报事故占总量的75%。煤矿之所以瞒报,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煤矿发生事故后,地方政府倾向于执行“一刀切”停产整顿,除了事发煤矿停产,还会波及区域内其他煤矿。11月3号山西省应急部门解读《山西省“十四五”应急管理体系和本质安全能力建设规划》,强调煤矿发生事故后,不搞“一刀切”式区域性停产整顿,节假日期间,严禁下达不合理的行政性停产限产措施。若明年该措施确实严格执行,将有效减轻煤矿安全事故及节假日造成的产量骤降。

      多重因素叠加,导致往年超产产生的隐形库存大幅缩减,煤矿严格按照核定产能生产。据Mysteel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110家洗煤厂样本平均开工率为70.06%,同比去年平均开工减4.10%。前三季度洗煤厂平均开工为69.93%,2020年前三季度开工为74.24%,今年的开工远不及去年同期。从新增产能来看,明年煤炭新增产能主要包括联合试运转到期的煤矿延期生产,以及永久产能的核增,预计明年共计将有近3亿吨煤炭新增产能,但其中以内蒙古动力煤为主。山西省在增产保供过程公布的2021拟核增煤矿中,仅有1450万吨炼焦煤净新增产能。

 

焦煤焦炭进出口

      2021年1-10月,全国原煤产量32.97亿吨,同比增长4%;炼焦煤供应量为40458万吨,同比增长1.7%,而炼焦煤进口量仅为3946.8万吨,同比大幅下降39.5%。可见今年国内炼焦煤产量虽同比增长,但仍难以弥补进口减量。2020年我国焦炭总产量为4.71亿吨,冶金煤总消费量约在6.27亿吨,国内煤炭原煤总产量为38.44亿吨,其中冶金煤总产量约在48510万吨,进口炼焦烟煤总量为7264万吨,进口依赖度近15%。2020年10月澳煤暂停通关,直至一年后才开放在港澳煤通关,一年间我国炼焦煤价格屡创新高,疫情持续扰动下,进口来源国格局也发生较大变化。

      2020年累计进口澳洲炼焦煤3536.81万吨,澳洲煤占总炼焦煤进口量接近50%。焦煤第一进口国澳大利亚暂停通关后,市场原本对蒙古寄予厚望,蒙古被誉为“煤炭产业中的沙特阿拉伯”,煤炭资源丰富开采条件优越,与我国是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但今年在中蒙边境疫情反复扰动的情况下,蒙煤进口不及预期。2021年1-10月份,中国从蒙古国进口炼焦煤1177.58万吨,同比下降40.30%。国内煤价高涨下,蒙煤进口不及预期引发中蒙双方高层关注,中蒙高层多次举行会谈,9月中蒙政府间委员会举行在线会议,讨论增加由主要口岸的过货量,以实现中蒙双边贸易额100亿美元的目标。会议后甘其毛都通关车辆显著增加,屡创今年新高,甘其毛都日均通关车辆一度维持在500车以上。后因内蒙古疫情加严,目前通关车辆仅维持100车左右,为了遏制疫情传播,除了甘其毛都口岸外,策克、二连浩特、满洲里等主要口岸均实施了进口限制。而蒙古国计划在明年2月底前清理894万吨炼焦煤库存,在疫情扰动下略显“心有余而力不足”。

      今年10月底,部分口岸陆续放出消息,20年10月之前在海关系统有报关记录的在港滞留澳煤允许通关,放行港口包括辽宁营口港、山东烟台港及河北唐山主要港口,中国煤炭资源网初步数据显示,唐山主要港口在港澳煤约390万吨左右,主要以一二线主焦煤为主。这部分澳煤虽然主要流向终端,并未直接进入市场,但对下游特别是钢厂炼焦煤库存提升较大,对炼焦煤市场造成较大冲击。从最新数据来看,10月份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炼焦煤已从0恢复至77.79万吨。

      今年焦煤进口最大的“黑马”当属美国,1-10月份,我国从美国进口焦煤802.32万吨,同比增加983.41%。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煤炭资源储量,随着页岩气技术的改革,环境保护力度的加强,以及能源结构的转变,美国煤炭产量逐年下降。特朗普上台后调整经济方针,逐年下降的煤炭产量得到一定回升,叠加今年一系列出口政策的发布,全球高煤价刺激下,美国挤占全球煤炭市场份额、将一次性能源变现成资产的驱动力(6.570, -0.14, -2.09%)较大。

      展望明年焦煤进口,蒙古虽划拨铁路建设资金,但预计明年进口方式仍将以公路为主,蒙煤进口仍受疫情扰动较大。今年在焦煤最紧缺的时候澳煤都未完全开放进口,预计明年开放澳煤进口的可能性较小。美国、俄罗斯及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仍将是我国进口焦煤的重要补充,在全球减碳趋势下,全球煤炭供需格局预计将呈现供需双弱的态势。

      1-10月份,我国累计进口焦炭120.9万吨,同比下降50.65%;累计出口557.6万吨,同比增长99.1%。今年焦炭出口量同比大幅增长主要由于全球经济复苏,海外粗钢市场需求强劲,而同时内外价差导致出口经济效益更高,企业出口积极性较高。预计明年焦炭进出口仍将维持常态化运行。

 

下游需求

      2020年12月2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提出“钢铁行业要坚决压缩粗钢产量,确保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粗钢压减首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2021年4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21年钢铁去产能“回头看”检查工作的通知》,明确将“2021年粗钢产量压减工作方案、进展、成效”列为检查重点。6月底以来,多个产钢省份相继发布了2021年度粗钢产量压减工作计划,粗钢压减正式成为今年下半年黑色产业链政策主旋律。

      今年电煤供应紧缺,叠加发改委发布《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部分省份能耗不降反升被亮红灯,江苏等省份对钢铁行业加大限产力度以冲击完成能耗双控目标。钢材产量继续下跌,对焦炭直接需求产生较大抑制。据钢联调研数据,7月后日均铁水产量开始连续下降,目前仅维持在200万吨左右水平,处于近年绝对值低位。

      进入秋冬季,工业和信息化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21-2022年采暖季钢铁行业错峰生产的通知》(以下简称《错峰生产通知》),正式启动钢铁行业错峰生产工作。虽然往年秋冬季也有“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作为应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采暖季污染物排放问题的必要手段,但今年的错峰生产通知还为粗钢压减补充提供了执行路径。

      《错峰生产通知》实施范围覆盖全国40%以上的粗钢产量,辐射企业数量多,《错峰生产通知》的实施范围除了延续往年的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即“2+26”城市之外,新增了承德、张家口、秦皇岛、临汾、日照、临沂、潍坊、泰安等产钢城市。按照《错峰生产通知》要求,错峰生产工作分2个阶段进行。其中,2021年11月15日至2021年12月31日为第一阶段,重点完成2021年度粗钢产量压减目标任务;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3月15日为第二阶段,按照不低于上一年同期粗钢产量的30%进行错峰生产。

      2020年全年粗钢产量10.6亿吨,2021年10月份,全国粗钢产量连续第五个月下降,至7158万吨,同比大幅下降23.3%。1-10月份,全国粗钢产量 8.8亿吨,同比下降0.7%。照此估算,第一阶段2021年粗钢压减任务大概率将完满完成。第二阶段参照中钢协专家估算,将影响粗钢产量约2450万吨,约占2021年同期全国粗钢总产量的11%。受此影响,第一季度焦炭需求难以大量释放。

      近期政策暖风频吹,央行降准预期兑现,对房地产态度近年来首次转为温和,市场对明年房地产情绪乐观。值得注意的是,终端需求或有所提振,但我国已进入“双碳”时期,“一刀切“运动式减排虽不可取,但钢铁行业已由去产能转向新阶段的产能产量双控。多省市在十四五能源发展目标中提及确保钢铁、焦化产能只减不增。新增产能几乎无可能,现有产能基础上严控产量预计将成为新常态。

 

总结与展望

      供给端,保供稳价下焦煤产量超额释放,若明年保供退出,安全生产将再次成为制约国内焦煤供应的重要因素,焦煤进口仍需关注疫情对蒙煤进口量的影响,限制澳煤进口或将常态化。焦炭新增产能投产进度将持续受到双碳政策的影响,预计明年对焦炭市场影响有限。焦炭作为高能耗行业,由环保检查及能耗双控引发的集中限产将对市场节奏产生更大的影响。

      需求端,按照目前200万吨左右的日均铁水产量来看,今年大概率将超额完成粗钢压减任务。错峰生产政策及冬奥会将对明年一季度需求释放形成较大制约,但也不排除提前完成粗钢压减任务的地区在高利润刺激下提前复工。双碳政策下我国钢铁产量或将长期维持当前水平,在总产量平控范围内,需求释放节奏或将随季节性及政策引导变化。

      从煤焦钢产业链利润分配情况来看,今年焦炭腹背受敌,被上下游夹击,话语权极低,盘面利润长期为负,煤焦比跌破近年新低。焦炭已基本完成产能置换大周期进入平稳发展阶段,上游焦煤产量将长期受到安全生产政策的制约,下游钢铁面临双碳政策下的减产压力,目前焦炭仅剩的话语权武器即政策引导下的集中限产,若无政策性限产,焦炭市场或将跟随上游或下游主要矛盾被动运行。总体来看,焦煤供应最紧张的时候已经过去,明年焦煤运行中枢将下移,失去成本支撑的焦炭也将被动跟随。